当前位置:首页 > 网贷专栏

十一年来首次!网贷行业面临重新定位 四大指标全线跳水


2018年对于网贷人,都是艰辛劳累的一年,是焦虑和不安、心惊肉跳的一年,是历经磨难的一年。爆雷潮惊慌,合规整改紧张。满耳听闻的大多是网贷平台倒下和梦想碎裂的声音。

深圳市钱诚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第一网贷)刚刚发布的《2018年全国P2P网贷行业快报》显示,2018年全面反映我国网贷行业规模水平的成交额、基本正常平台数量、贷款余额、参与人数等主要四大指标全线跳水,同比分别下降50.28%、43.82%、29.74%、8.14%,这是我国于2007年的6月份第一家网贷平台上线十一年的首次下降。前十年来,该四大指标,一直是年年增长,其年复合增长率分别高达168.35%、105.80%、102.84%、89.86%。

业内专家指出,网贷规模全面下降,野蛮生长得到遏制,监管成效凸显,同时也是目前行业发展模式不可持续的突出表现。长期以来,网贷行业偏离信息中介定位,又匮乏信用中介品质和能力,导致发展模式不可持续,也是雷潮不断的根源。

不过,在绝大部分网贷人风险意识不足、缺乏必要知识和调查鉴别能力、抗风险能力低,在信息披露不透明、社会征信体系不健全、没有对相关业务详细数据的情况下,希冀网贷行业真正回归信息中介定位,可能也是镜中花、水中月。网贷行业拐点已经出现,行业可能需要重新定位,目前从易到难进行网贷清退,可能是不二的选择。

四大指标全线跳水

一是2018年全国P2P网贷成交额1.94万亿元,同比下降50.28%。

第一网贷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P2P网贷成交额19,366.33亿元,较2017年减少19,586.01亿元,下降50.28%。P2P网贷历史累计成交额10.27万亿。

2018年全国P2P网贷的普通标、净值标、秒标分别为18387.40亿元、973.27亿元、5.66亿元,分别较去年下降51.13%、下降23.71%、下降89.44%。年底秒标金额已为0。

从地区看,成交额前三名,分别是北京市4,665.57亿元、广东省4,578.20亿元、上海市3,807.56亿元。三省市P2P网贷平台成交额合计超过13,051.33亿元,超过了全国总成交额的67%。

二是2018年底全国P2P网贷基本正常平台数量,同比下降43.82%

第一网贷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基本正常平台1,363家,退出平台累计4407家,未纳入中国P2P网贷指数样本、而作为观察的P2P网贷平台(准僵户平台)为1933家。三者合计共7703家P2P网贷平台。

三是2018年底全国P2P网贷余额1.21万亿,同比降低29.74%

第一网贷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P2P网贷的贷款余额12094.21亿元,同比降低29.74%。

从地区看,贷款余额前三名,分别是北京市4695.66亿元、上海市2905.43亿元、广东省1776.21亿元。三省市P2P网贷贷款月合计9377.31亿元,超过了全国总余额的77%。

从平台看,基本正常网贷平台(含苦苦挣扎平台)1,363家,贷款余额在1亿元内,有887家、占比65.08%;1亿元至5亿元,有313家、占比22.96%;5亿元至10亿元,有53家、占比3.89%;10亿元到50亿元,有68家、占比4.99%;50亿元以上,有42家、占比3.08%。

四是2018年全国P2P网贷参与人数日均62.66万人,同比下降8.14%。

此外,网贷平台良性退出率逐渐提高。第一网贷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网贷退出平台累计4407家。前十年共3192家平台退出,占72.43%。其中,415家、占比13%呈良性(含准良性)退出,2,777家、占比87%呈非良性退出平台。

2018年1215家网贷平台退出,占历年累计退出平台总数的27.57%。其中7月份退出平台最多达263家,其次是12月份217家;良性退出率最高的是12月份的62.21%;非良性退出率最高的是7月份的91.63%。

2018年退出平台中,436家、占比35.88%呈良性(含准良性)退出,良性(准良性)退出率比前十年提高了22.88个百分点;779家、占比64.12%呈现非良性退出。

行业面临重新定位

值得关注的是,雷潮爆发之后,监管及时介入,接连发声和发力,下发了一系列的举措,例如再次开始了网贷机构的合规检查工作,引入了AMC进场协助化解P2P风险,出台了严厉打击逃废债的政策,规范并发布了银行存管白名单,推出了网贷机构退出指引,着力化解网贷行业风险。

2018年6-8月的平台暴雷潮,倒下的很多是余额十几亿、几十亿的大平台,更不乏曾经声名显赫的“头部平台”,惨烈冲击不亚于当年“易租宝”的伤害,让政府增加了难以忍受办案和维稳成本,同时也着实给网贷人一个难得的理性教育,让大家对网贷行业进行反思。

对此,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岷峰指出,网贷行业对实体经济的发展不是以网贷平台的数量为衡量,而是以网贷平台的质量为支撑。当前网贷行业的金融风险还未释放结束,仍然约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存量平台银行存管并未成功实现白名单银行存管并全量上线,存量待收资产质量风险还没有全面出清,少数头部平台仍然保持待收余额持续增长;另一方面,互联网金融的风险点与风险源不断以变异形式持续出现,如校园贷、现金贷、套路贷、ICO、ST0或变换外依或变异新的品种进行诈骗或暴力催收等,五花八门的互联网金融传销更是治理对象中的“牛皮癣”,对社会的稳定、对投资人的影响仍有极大的危害。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统计分析专委、中国P2P网贷指数课题组负责人胡尔义认为,网贷暴雷潮,因素诸多,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是P2P网贷行业偏离了信息中介的定位。

长期以来,网贷行业偏离信息中介定位,又匮乏信用中介品质和能力,导致发展模式不可持续,也是雷潮不断的根源。

不过,在绝大部分网贷人风险意识不足、缺乏必要知识和调查鉴别能力、抗风险能力低,在信息披露不透明、社会征信体系不健全、没有对相关业务详细数据的情况下,投资人在选择网贷平台进行投资的时候,也只能以信用中介为导向。而且,在目前环境下,若真的只靠投资人自己去审核了解,既费时又费力,也非常不经济,P2P网贷存在意义也不大。

事实上,长期以来,绝大部分网贷平台都为投资人兜底。这意味着将投资人的风险全部由平台负担,一旦借款项目出现问题,即使没有本息保障承诺,若不刚兑,将会对平台产生致命影响。若网贷机构自有资金不能够应付坏账或逾期项目的垫付,自融、资金池、庞氏骗局等违规、违法行为成为大多数平台的选择,导致了网贷平台崩盘、跑路等乱象不断,行业雷潮不断。

监管部门明确和强调信息中介定位后,网贷行业公开的兜底承诺已经很少了,而是引入第三方担保。但是,虽然这时担保第三方责任重大,成为网贷生态链的核心,却没有纳入监管,只能看良心了。

在这种现状下,希冀网贷行业真正回归信息中介定位,可能只是镜中花、水中月。网贷行业拐点已经出现,行业可能需要重新定位。

胡尔义指出,若非要把网贷平台定位为信息中介,那么“网贷平台+担保第三方”就是信用中介,建议作为信用中介参照银行牌照制严管。例如有严格的准入门槛和业务结构规模限制,并对资产负债比例有严格限制。

胡尔义还称,以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取代P2P网贷,也是一种较好的选择。从资产端拓展看,网络小贷跟P2P多贷大同小异;从资金端而言,网络小贷规避了P2P网贷面向社会集资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杜绝金融风险酿成社会风险的可能。目前,从易到难进行网贷清退,可能是不二的选择。良性退出是最好的结局。


快马SEO微信公众号

快马SEO微信公众号

全国客户服务热线(7X24小时)

0755-8885 5388
快速查找
快速查找 快速查找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670559192
扫一扫,加微信客服

扫一扫,加微信客服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